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医生锦旗,医生感谢锦旗,送医生的锦旗,做锦旗的价格

当前位置: 主页 > 医生感谢锦旗 >

玄浑道章无弹窗, 用策暗给警官的锦旗分说

时间:2021-07-27 00:00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点击:
守正宫内,张御和风道人端坐在一方广台之上,两人正隔案对弈,边是弈棋边是等待常旸那边的消息。 这时神人值司来报,道:“廷执,常玄尊来了。” 张御道:“请他到此。” 神人
守正宫内,张御和风道人端坐在一方广台之上,两人正隔案对弈,边是弈棋边是等待常旸那边的消息。

这时神人值司来报,道:“廷执,常玄尊来了。”

张御道:“请他到此。”

神人值司躬身退下。不多时,常旸走上了广台,对两人躬身执礼道:“常旸见过两位廷执。”

风道人问道:“常玄尊,此行如何?”

常旸恭敬回道:“回禀风廷执,常某已是试着与两人分辨利害,不过要想有所收获,恐还需等等。”说着,他从袖中拿出一封准备的书贴,双手递上,道:“常某与那元夏二人之对言全都是记录在此这上面了。”

他懂得适可而止,在道出天夏乃是最后一个元夏将要除却的世域之后,便就不再往下说,而是起身告辞了。他也没有试着劝降二人,因为他深知有些事情自己不用去明着说,反而让其等自己去想才是最好的。

而他也知,这两人对他的疑心从头到尾都没放下过,可那又如何呢?他说的可都是事实,两人只要还是那等利己之人,那就一定是会想法设法为自己谋算的。

风道人拿来把书信看过,不觉点头,随后又递给了张御,并道:“辛苦常玄尊了。下来还需你你更为费心。”

他执拿与外派交通之权柄,当然也是明白此事不可能一蹴而就,需得缓图之,至少常旸现在的表现堪称为上了。

常旸又道:“不敢不敢,常某也是为了玄尊,只是”他躬身一礼,面上显露出来的表情有些不安,道:“为了此事,常某说了不少出格之言,此中还牵涉诋毁天夏,还望玄廷能够宽宥。”

风道人道:“无碍,你是奉我之命而去,这些话也是我准予你说的,道友是为天夏谋利,自是并无任何过错。”

张御道:“常道友,此事你尽管放心去做,无需有任何顾虑,你此行之所言,我可予以你宽赦。”

常道人听了此言,不由放下心来。且有两位廷执在背后撑腰,那么他可以再放开一些了,他道:“只是下来行事,却需要两位廷执允准配合了。”

风道人来了兴趣,道:“常道友你打算如何做?”

常旸道:“说来无甚稀奇,常某今日只是给那二人种下疑心,下来就是疑上添疑之法”说着,他将自己的策略在两人面前陈述了一遍。

风道人听完,道:“此策甚好,就按照常道友你的策略安排。”

常某见他同意,也是欣喜,这一事做好,明显可以立下一番大功也,他躬身一礼,道:“是,常某多谢两位廷执信任。”

姜道人、妘蕞二人在常旸离开之后,也是陷入了沉默之中。

对于常旸所言之语,他们不可能全部相信,可常旸言天夏乃是元夏最后所需剿灭的一个外世,结合他们以往所见,却发现极可能是真实的,因为元夏那里并不是没有任何蛛丝马迹,他们也是有所察觉的。

作为投诚之人,他们所拥有的可以上进的通路就是征战化外之世这一条,可是现在,连这点希翼可能都是没有了,这也就意味着他们永远被压在下面。

当然这还只是往好处想,若是元夏不放心他们,那就会让他们彻底覆亡在这次征战中,那么就是一劳永逸,什么都不用去考虑了,以他们对元夏的了解,这种做法是最可能的。

半晌,妘蕞才是开口道:“此人所言必是虚假!”

姜道人点头道:“应该是如此了,此说不过是用来动摇我等心思罢了。”

嘴上时如此说,实际上真实情况如何,他们心知肚明。可因为考虑到回去之后还要将此行一切言语都是呈禀上去,所以他们表面上丝毫不敢承认这点,只能在彼此面前表现出自己的信心,免得回去之后元夏怀疑自己。

他们也不得不如此坚持,因为有一道枷锁锁着他们,他们心是再怎么知道不对,也是没得选择。

常旸自此之后再未来见他们,又是半月过去,来了一名修士,道:“风廷执请两位真人过去一议。”

姜、妘二人知晓这大概是天夏方面晾了他们许久,已是打算与他们正式谈话了。

姜道人关照道:“那便带路吧。”

那名修士取出一枚符箓往外一扔,霎时光芒化开,自混沌晦乱之气中打开了一条通路,他稽首道:“两位请。”

姜、妘二人走入进去,顺着光气漩流而行,只感觉微微恍惚了一下,随后就是来到了一处四面封闭的法坛之上,除了眼前之物,外面依旧是什么都看不到,他们甚至怀疑,自己就没有从那片被围困的地界出去,只是换了一处而已。

那名修士朝着法坛之内示意道:“风廷执就在里面相候。”

姜、妘二人正待往里去,那修士却又是一拦,道:“妘副使且先等一上等,风廷执这次想要见得只是姜正使。”

妘蕞神情一沉,道:“我身为副使,亦是身负职责,里当与正使一同与贵方谈议,为何不令我入内?”

那修士只是微笑看着他。

姜道人也道:“妘副使与我一同出入,有些事机也只有他得知,应当让他与我一同面见贵方之人,”他顿了下,“若是他不能进,那我亦不能进了。”

那修士微笑道:“两位使者既到我天夏地界之上,那当是客随主便,再说我等也不是不令妘副使说话,我天夏亦分正副之别,风廷执招呼姜正使,而妘副使则另有副手负责接议。”

这番话摆出来,两人顿时找不到什么理由了,这是讲等次,讲尊卑,讲上下,这在元夏反而是最受推崇的,哪怕是在对待敌对方也是如此,这是没办法拒绝的。

姜道人想了想,道:“那妘副使,那就如此吧,还是以元夏交托给我等重任为上。”

妘蕞虽是对区分对待不满,可也没有办法,只得看着姜道人沿着台阶走上了法坛,而自己只能先在外等待。

过了一会儿,听得漩流之声,那修士看到另一面有一座气光门户打开,便示意道:“妘副使,请吧。”

妘蕞哼了一声,沉着脸站了起来,朝里走入了进去,待到了气光门户的另一端,他见常旸笑呵呵站在那里相候,先是意外,随即了然,执礼道:“常道友?”

常旸笑了一声,也是执有一礼,道:“妘副使有礼,大家都是副手,所以只有大家到这一边说话了。”他虚虚一请,“妘道友请坐吧。”

妘蕞称谢一声,到了座上坐下。

常旸也是在对面坐定下来,他一挥袖,案上茶盏便就自行盛满了茶水,随后道:“妘道友可知,那烛午江已是正式投降了我天夏么?”

妘蕞丝毫不觉意外,拿起茶盏引了一口,冷然道:“那既然做出那等事,也只有这条路可走了,不过他并无什么好下场可言。”

常旸看了他一眼,道:“可是因为避劫丹丸么?”

妘蕞制作锦旗去哪里制作冷声道:“道友既然知道,何须多问。”

常旸呵呵笑了笑。

妘蕞看了看他,道:“道友这是何意?莫非我说得不对么?”
企业锦旗
常旸传声言道:“他其实并无事,因为我天夏有替代避劫丹丸的手段,如今他正安然待在一处稳妥之地,好吃好喝供着,只要天夏还在,那他就无碍。”

“什么?”

妘蕞心中震动非常。

天夏有替代避劫丹的手段?

这个消息委实丟他冲击不甚至能与天夏修道人第一次听到天夏乃是元夏化演之世时相比较。

甚至他一时都忘了传声,问道:“此言当真?”

常旸看了看他,又看了周围一眼,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再是传声道:“道友勿要声张,此非常某虚言。不瞒道友,稍后上面还会让烛午江到两位面前现身说法,想让两位把这个消息带了回去。”

他露出一丝笑意,“我也是看在与两位谈得来,所以才提前告诉两位,若是将来有什么变故,咳,还要请两位照拂一下常某啊。”

妘蕞这下是真信了,要是这个假消息,那根本没必要弄这一套,日后拆穿了,只会丟天夏自己的脸色,使人对天夏更是没有信心。他口中则敷衍道:“一定一定。”

顿了一下,他又故作平静道:“不过这也没什么用。等到你们天夏一亡,他也是一起殒命,我劝常道友还是早些到大家这里来,那说不定还能有出路。”

常旸唉了一声,道:“道友你只说对了一点。”

妘蕞道:“此言何解?”

常旸道:“道友以为,天夏与元夏要分出胜负需要多少年?”

妘蕞有些不确定道:“少说数百载吧。”

毕竟实力强大的世域不是短时能打下的,他能感觉出来元夏对天夏也是较为重视的,而他也是不知不觉已然相信了常旸所言,天夏就是最后一个需要被元夏所推倒的世域。

这样没个几百年时间根本不会结束,甚至可能更长。

常旸道:“那烛午江又不用上战场,至少这数百年中可保无事,而道友你们呢,那可就说不定了哟。”

&nb锦旗sp;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