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医生锦旗,医生感谢锦旗,送医生的锦旗,做锦旗的价格

当前位置: 主页 > 医生感谢锦旗 >

重生食制作锦旗店神学霸不软萌无弹窗, 一个钱夹

时间:2021-07-25 00:00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点击:
虽然吴文才没有得手,但是引起了陈子谦的警惕,不敢再因为他是残疾而小看他,让雪狼无时不刻的监视他,怕他又使坏。 圣诞节前夕,宫雪琴想要给男朋友买个礼物送她,因此非拉着
虽然吴文才没有得手,但是引起了陈子谦的警惕,不敢再因为他是残疾而小看他,让雪狼无时不刻的监视他,怕他又使坏。

圣诞节前夕,宫雪琴想要给男朋友买个礼物送她,因此非拉着白梦蝶一起逛商场。

可是刚到商场,接到男朋友的电话,说想见她一面。

超级重色轻友的宫雪琴扔下白梦蝶就跑了,白梦蝶只好自己一个人逛街。

她今天陪宫雪琴逛街,也是想给陈子谦买一个圣诞礼物。

她在一家豪侈品店里看中一款男士钱夹,正要伸手去拿,身后一只女人的手比她更快的将钱夹拿走。

白梦蝶扭过头,小小的意外了一下:“陶姐,好巧。”

“江南不在这里,不用叫的这么亲热。”

陶知云很熟络的用钱夹拍拍白梦蝶的肩膀,笑容很随性。

白梦蝶在心里翻白眼,她什么时候是因为要讨好江南而叫她姐了?

陶知云阴阳怪气道:“你对我出现在这里很意外吗?

你是不是在想,这家伙的心可够大的,爸妈都在蹲监狱她却来买豪侈品,别忘了,我还有个有本事的叔叔伯伯。”

陶知云的父母全都蹲监狱去了,这件事在学校里闹得沸沸扬扬,以前追求陶知云的青年才俊也瞬间消失了。

本来白梦蝶很可怜她。

名教授父母在一夜之间成为阶下囚,连套房子都没给她留下,一无所有的感觉一定很难受。

不过听到她这番话,瞬间不同情她了。

她父母落到这个地步又不是她害的,凭什么对她阴阳怪气?

但是白梦蝶不想刺激陶知云,对营业员指了指陶知云手里的那个钱包:“这款还有吗?再拿一个我看看。”

营业员满脸歉意:“对不起小姐,限量版的,一款只有一个。”

白梦蝶十分扫兴,只好看别的款式。

陶知云压根就不想买那个男式钱包,江南不肯做她的男朋友,而她的爸爸又去蹲监狱了,买了这个钱包也没人可送。

她啪的一声将手里的钱夹甩回玻璃柜台,金属LOGO撞击在玻璃发出清脆的声响。

营业员立即前准备收起,白梦蝶很自然的拿过来,她喜欢这个,沉稳简洁,很适合陈子谦目前大总裁的人设。

陶知云看她翻来覆去的看着皮夹,向她靠近一步,很小声的说了一句:“我不稀罕要的东西,你愿意要?”

白梦蝶莫名其妙的看她一眼,笑着对营业员道:“我要这个,有没有礼盒包装服务?我想要藏蓝绒面包装纸和金色缎带。”说罢,去付款。

她不想招惹陶知云,很明显,她的父母坐牢了,她的处境和以前有天壤之别,她的情绪不稳定。

陶知云没有离开,去翻看另外几款钱夹。

等待包装的时候,白梦蝶接过营业员递过来的温水,说了声谢谢,一转身撞在了陶知云身,泼了两人一身。

好在水温不烫,她紧忙用纸巾擦干身前两道明显的长条水印。

赔礼道歉道:“不好意思啊陶老师,我没看到你站在我身后。”

“你看到了也不会躲开的。”陶知云话中有话的回她。

陶知云是个挺圆滑的人,以前从来不会用这样奇怪的语气和不友好的态度对待任何人。

白梦蝶还是把她这些变化归咎于家境的改变对她的打击,让她性情大变。

礼盒包好,白梦蝶拿便要离开。

陶知云却不知哪根神经搭错了,前亲热的挽她的手臂,拖着她走出专卖店:

“小蝶,算我求求你,帮我劝劝江南和我交往好不好,他谁的话都不会听,只会听你的话,他最爱你了。”

白梦蝶抽出自己的手臂:“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和江南学长来往了,以后也不想和他来往,所以没办法帮你。”说罢想走。

可是陶知云还是不肯放过她,伸手抓住她的胳膊:“不想帮忙那就不帮吧,既然遇见了,一起吃顿饭吧。”

白梦蝶推说自己忙的一塌糊涂,没空去吃饭,恨不得脚底抹油赶紧溜。

可陶知云却拿话逼她:“小蝶,你是不是和别人一样看不起我这个阶下囚的女儿了?”

“怎么可能!”白梦蝶惊呼,脑袋摇成拨浪鼓,“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你在我心里永远是我敬爱的陶老师,国色天香冰清玉洁!”

陶知云被她那急于否认的表情给逗笑了:“我记得我还欠你一顿巴西烤肉,今天就请你吃巴西烤肉,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白梦蝶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她胆敢借着请她吃巴西烤肉,带她去偏僻的地方想要谋害她,那她一定要把她打成叉烧包。

这座集休闲娱乐和购物于一体的百货大楼五楼就有一家巴西烤肉。

这家巴西烤肉店陈子谦带她来吃过,很出名,贵的出名。

据说食材和调料全部是从巴西进口空运,讲究原汁原味,环境服务一流。

可是等真正品尝之后,白梦蝶觉得巴西烤肉远没有新疆烤肉好吃。

&购买锦旗nbsp;至于那肚皮舞,在白梦蝶看来非常恐怖。

这家店表演肚皮舞的几个巴西姑娘都不瘦,甚至丰满过了头,跳起肚皮舞来,肚子的肥肉震颤的让人倒胃口。

但是这种种不好白梦蝶并没有跟陶知云说,反正吃完了就走了。

烤肉来之后,白梦蝶尝了尝,比陈子谦带她来吃那次好吃多了,很明显做了改良,迎合国人的胃口。

陶知云还点了好几瓶巴西Brahma啤酒请白梦蝶喝。

白梦蝶摇头:“我从来就不喝酒,而且是开车来的,不能喝酒,陶老师你自己喝。”

陶知云喝了一口酒,笑着道:“我一个人喝多没意思啊,不如你唱歌给我助兴好不好?江南说你唱歌很好听。”

白梦蝶在心里翻白眼,我是你请的客人好吗?你居然让我给你才艺表演,以为我是那些跳肚皮舞的巴西艺人?

白梦蝶吃着烤肉道:“你可千万别相信江南学长的话,他从来就没听我唱过歌。

我唱歌很难听的,小时候在村里唱歌,让人老太太追了三个村,鞋都跑飞了。”

陶知云低笑出声:“真的假的?不如你唱来听听,反正我也不想活了,不怕你唱得难听。”

白梦蝶瞪圆了眼睛,一脸认真道:“陶老师你可不能想不开,你如果不活了,这几千块钱的账谁付?”

说罢,也不吃了,对着满桌美食拍照,然后发在QQ空间里。

就在前两个月,QQ终于有了手机版,白梦蝶便安装了,这可比现实社会里提前了十几年。

陶之云笑了笑,不置可否,喝了两口啤酒,然后道:“我记起有两个闺蜜住在附近,我想把她们叫来一起吃,你看可不可以?”

只要不是让她掏钱,陶知云请谁来那是她的自由,白梦蝶大方的点头表示同意。

陶知云拿着电话去店外给她的好闺蜜打电话。

反正她的名牌包包放在座位,白梦蝶不担心她会溜走。

她一面大快朵颐的吃着烤肉,一面看着QQ好友的反应。

在别人打算中午随便糊弄一餐骗骗自己的肚子时,白梦蝶在QQ空间里发布美食,是一种非常完美的拉仇恨方式。

除了点赞的,剩下的都是祝她撑死肥成大海变成胖大白的。

白梦蝶给大家统一回复:你们让我感觉这世界充满了恶意。

大家纷纷奋起反抗:你次发布你未婚夫为你梳头的照片时你的世界里已经只剩大家的恶意了!

杨小桃发来幽怨的留言:还能不能愉快的一起玩耍了?

我在你家小吃店买了一个烤红薯,你居然在吃巴西烤肉?

吃独食你不怕撑死吗?

赶快给我地址,待我饱食一顿,兴许大家还能做好朋友。

白梦蝶告诉她,是别人请客,并且餐厅离鹏程小区太远了,等她赶来,估计请客的人早就结账走了。

杨小桃又苦苦恳求,如果有吃剩的给她打个包,这个白梦蝶也不敢答应。

陶知云去叫她的闺蜜来,万一她的闺蜜全都是大胃王,把这些烤肉全都吃光了呢?

陈子谦的消息发了过来:“你在和谁一起吃烤肉?”

“陶老师。”白梦蝶抬眼看见陶知云带了两个膘肥体壮的女孩子走了进来,不动声色的给她们拍了照,然后发给陈子谦。

“除了陶老师,还有她的两个闺蜜。”

接着,她又把这张照片发到了QQ空间,留言道,真没想到陶老师那么知性美丽的人居然会有运动员一样的闺蜜。

发完这条动态,白梦蝶便把手机放包包里了。

陈子谦那么精明一个人,看见这张照片肯定会起疑的。

如果陶知云想要谋害她,而她又防不胜防,她的白马王做锦旗的价格子会来救她的。

陶知云带着她的两个闺蜜落座。

开始时,饭桌的气氛很融洽,大家有说有笑。

后来一个女孩从包包里拿出一套盘子让大家看,说是什么高档盘子,要一千多块钱一只。

白梦蝶好奇的伸着脖子看了两眼,没有看出这种高档盘子高一面锦旗大概多少钱级在哪里。

那个女孩子见了便笑着递过一只盘子让她拿在手里看。

白梦蝶伸手去接,却接了个空,盘子砸在了桌面的碗碟,虽然没有碎,但盘底掉了一小块瓷片。

大家全都愣住。

陶知云首先开了口,笑着责怪白梦蝶毛手毛脚,连个盘子都没接住。

可白梦蝶心里清楚,并不是她失手没接住盘子。

而是那个女孩子把盘子递到她手的前一秒故意松了手,那只盘子才会落在桌子的。

但是她不打算争辩,面前三个人是一伙的,她不可能争辩过三张嘴的。

反而有损她的形象,好像她无意中犯了错,却不肯买单似的。

她笑眯眯的拿出钱来赔偿。

那个女孩子之前说过,那只盘子要1200多块钱一只,她给了1300不用找零。

那个女孩子坚决不肯收钱。

陶知云也道:“都是朋友,给钱就见外了。”

白梦蝶见她这么说,微微一笑,把钱放进了全包。

吃完饭,四个女孩子下了楼,白梦蝶一眼就看见陈子谦的兰博基尼开进了商场门口的露天停车场。

她正要和陶知云等人说再见,陶知云却让她开车送她们回家。

白梦蝶在心中冷笑,难怪她们刚才要演出一场她失手摔了盘子的剧情,原来在这里等着她。

她失手摔了那个女孩子1000多块钱的盘子,而她们三个不让她赔偿,那她就欠了她们一个大人情。

现在她们让她送她们回家,她就不好意思拒绝。

白梦蝶不想再跟陶知云周旋下去了,道:“我给你们叫一辆的士吧。”

1000多块钱的盘子都可以不要她赔偿,却非要让她开车送她们回家,难道她们缺打车的钱吗?

肯定是想借着让她开车送她们回家谋害她,即便她跆拳道了得她也不会冒这个险。

在车打架是很容易出车祸的,陶知云几个活的不耐烦了,可她还想好好活着,更不想伤及无辜路人。

三个女孩子面面相觑,却也不好再说什么。

白梦蝶叫到一辆的士,把她们三个塞进去,连一分钱车费都没有预付,便转身走了。

还没走几步,就看见陈子谦从车下来向她迎面走了过来,到了跟前,问:“没吃什么亏吧?”

白梦蝶摇了摇头:“没。”

陈子谦这才放下心来,两人开着车相跟着回到书香苑的家。

白梦蝶把给陈子谦买的那个限量版的钱包给了他,提前祝他圣诞快乐。

陈子谦立即把现在用的那个钱包给换了下来,但是没有扔,因为那个钱包也是白梦蝶买给他的,他得留作纪念。

第二天是平安夜,午第二堂课下课,白梦蝶收到陈子谦派人送来的一箱蛇苹。

白梦蝶知道他在祝福她平安夜平安。

他们两个都不怎么爱吃蛇苹,口感还没有国产红富士好吃。

这些蛇苹白梦蝶不打算带回书香苑的家,随手分给关系要好的同学吃。

江南不明原因的出现在她面前,笑着向她讨要蛇苹,白梦蝶超级大方的送了他两个。

第三堂课没课,白梦蝶和几个好朋友坐在阶梯教室吃蛇苹。

伪系花捧着两本书高贵冷艳的走了进来。

本来脸还沾着节日的喜庆,一见白梦蝶跟一小兔子似的啃苹果,心情马上不爽起来。

锥子似的下巴微微仰着,特别不屑的说了一句:“蛇苹的皮你也啃得动?活的可真够糙的。”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